网站首页 >宠物酒店 > 文章

“你也是,不看看自己的体重,别踩坏了人家的床板

“你也是,不看看自己的体重,别踩坏了人家的床板

    “你也是,不看看自己的体重,别踩坏了人家的床板。 ”林涛嬉笑道。

  我白了林涛一眼,走到靠近墙壁的床侧,朝菜刀掉落的地方看去。

床侧和墙壁的缝隙非常狭小,用卷尺测量,也就五厘米的样子。   我蹲在床上,不敢大幅度活动,想了想当时的情况,然后用多波段光源照射床周的墙壁。 墙壁是红砖结构的,颜色较深,但在多波段光源的照射下,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喷溅状血迹。

  “喷溅状血迹的方向都是由下往上的。

”我说,“沿着这些喷溅状血迹往下找,喷溅的源头都指向床头部位。

”  “这和照片上史三的躺伏位置是相符的,说明史三被害的原始现场,就是最终我们看到的情况。 ”林涛说,“死后没有移动,当然,有人压在身上,他也无法移动。

”  我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跳了下来,用手电筒照射周围的墙壁和地面,除了床外侧地面上也发现了一些喷溅状血迹,其他地方没有任何血迹。   “排除了其他地方有血迹,也可以印证,史三被刀砍的时候,除了床上,并没有其他被砍的现场。

”我说,“我心里有数了,现在就看尸检的情况了。

”  “你和大宝去尸检,我和小羽毛去物证室,看看床单、被子的情况。 ”看来林涛早已会意,知道我要求提取床单、被子的意图,当然,也有可能他只是单纯地想和小羽毛独处。   “好的。 ”我会意一笑,“通知殡仪馆把尸体拖出来吧,马上开始第二次尸检。

”。

上一篇:熬过寒冬便是春,拥抱2019。 下一篇:再开一帖,记录备孕心情